麦子熟了

  
2021-07-30 15:24:40
    

 

  □逯朝晖
  
  谁把辛勤的汗滴洒入冰封的土壤,谁就将收获满园的芬芳 ——题记
  
  如果从读警校起算,我已离开令我魂牵梦绕的山西老家十又六载。或许是在农村出生长大的缘故吧,每次看到庄稼我都会感到格外亲切,在我心里,这一季季春播夏长、秋收冬藏的庄稼,其实也与公安工作有很多相通之处。试问从警路上,又有哪位同志没有面临过选择与被选择呢?鲜花尚有凋零谢落,麦子也要经历四季枯荣,人生又岂能一路高歌。但回过头来再看,无论顺遂与否,我们皆为曾经的选择无悔,都因肩负的使命自豪。
  
  我相信,大多数人对警察这个职业是认同的,对公安民警是怀有特殊情感的。当然,我自己也不例外。孩童时代,国产动画片《黑猫警长》对我影响颇深,人民警察匡扶正义的形象深植于心;学生时代,一身笔挺的警服成为我最大的渴盼,对警徽发自真心的热爱有增无减;就业前,顺利通过公安机关招录公务员考试,如期上班遂成了我的不二之选;工作后,经历岁月变迁,在人生基本定型与未定型交叠之时,敢于跨过世俗认知的人生“分水岭”,于三十而立从头再来也是幸事。
  
  打我小时候记事起,就听母亲反复念叨一件连我自己都没有印象的事,虽然这事的主角是我。那是某一年的腊月间,她带着我去乔李镇赶集置办年货,当路过挂有很多童装警服的小摊时我就再也舍不得挪步子了,满心想让母亲给我买一件。那时乡下普遍都很穷,这一预算外的“非分之想”让母亲很为难,在她和大姨反复劝说无效后,最终我以挨了一顿皮肉之苦的“惨痛代价”而心想事成。现在,每每看到我对女儿的娇宠溺爱,母亲常常会在嗔怪的同时,为当初不该打我而自责。
  
  梦想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条件适宜时便会抽穗结果。如果说中学时期的警察梦、警察愿是童真,是对未来不确定的憧憬或假设,那么,在高考志愿栏里郑重填报公安院校,应该是迈出了向梦想进军的实质性一步。
  
  一晃多年,很多往事已淡无痕迹,但当初怀揣通知书到六朝古都南京求学的情景,我仍历历在目。当绿皮火车从龙城太原缓缓出站时,我甚至顾不上与送站的父亲认真告别,兴奋、激动和新奇冲淡了在别人看来该有的紧张、不安和焦虑,以至于我拖着沉重的行李出了站台,极目碧波荡漾的玄武湖、耳听苏韵流芳的吴侬语,也“缺心少肺”的没有好生体会父母对远行游子的千般不舍。几年的大学生活既宽松活泼又紧张有序,“以高分毕业、要顺利入警”这句话是我整个大学生涯的源动力。毕业前夕,当公务员招录的尘埃落定,一纸薄薄的派遣证完美诠释了学业有成。
  
  人生是辗转的,一定会经历各种坎坷磨难,能遇到好的老师、朋友、同事、领导又是幸运的。上班后,我先后在行业公安、特巡警、城区分局等部门工作过,也相继在基层派出所、业务大队、指挥中心等岗位接受历练。越来越深刻的感悟到,每一段经历都会化作人生积淀,每一份收获都离不开个人的努力和组织的肯定。
  
  这十多年来并非一帆风顺,有过开心,也经历过挫折,甚至是人生低谷。有几次在决定人生命运的关键时刻无果而终,我多次在半夜拉开窗帘面对茫茫暗夜和黢黢群山无声落泪,那一刻真是感到无助和绝望。一路走来,我深刻感悟到,面对窘境,很多时候只能靠自己静神养慧、破解心结来找寻出路。感谢书籍,每一本静排在书柜里的书都是一位良师益友,陪我走到今天。
  
  空手而来,满载而归,这是大多数人都比较喜欢的一种状态。但现实中,很多人却因为处理不好“想到、做到和得到”这三者的关系,终使近在咫尺的理想彼岸成为无法企及的断途天堑。
  
  天道忌巧,但问耕耘。郊外的农田已丰收在望,自己的“公安责任田”也一定要开镰抢收!
  
  (作者单位:德阳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