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

  
2021-03-05 16:54:15
    

  □王建国
  
  调到城厢派出所后,守夜更频了。城关的治安要比乡下乱得多。上半夜,酒疯子在街上撒完野、提完劲,自己就捂着手铐打起了呼噜。下半夜,那儿又成了小偷的天下,撬、剪、插、别、翻、溜、洞、拨、撞等伎俩,交替上演。一段时间,城郊的鸡都被偷的所剩无几,只留下几只貌似啄破过豹子胆的雄鸡,喔喔叫两声,又偏起脖子探一探脚步声,须臾又喔喔两声,冒死报时。
  
  县城街道多,小巷又深,仅靠派出所的几十条腿走不过来,也守不过来。我们便跟陈良明借三轮车来蹬,经过他手把手教学,我们便能变成个地道的三轮车师傅,在大街小巷呼呼地跑起来。陈良明把车保养得很好,车把轻巧灵活,链条不紧不松,机油又喂得饱,蹬起来非常给力。当然,陈良明本身就是修车师傅嘛。
  
  一个起雾的后半夜,我刚蹬车到邱家巷子,白蒙蒙的雾气中传过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喊声:“三轮,过来。”我假装没听见。“三轮,老子喊你过来!”听得出,男人有些冒火。我慢腾腾靠过去。“拉到车站好多钱?”男人问。我看他脚下那一堆方方正正的东西,八成是电视机。“三块钱。抱上来吧。”我偏腿下车说道。男人搂起东西,突然愣住了:“还有人啊?”“是的,守你好几夜了。”段所长从三轮车座位上跳下来,枪口抵在男人的额头上,答道。
  
  小偷一般在凌晨两点到五点间下手,本土的会把赃物弄回家藏好,流窜的则急着赶客车溜走。检查早班车便成了守夜的扫尾工序,老警察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是查证件,对外地身份证和没带身份证的要多问几句,多瞅几眼。二是查物品,电视机要出示购买发票;自行车要看《自行车户口本》,查验车梁上的钢印号;传呼机要对方一口气说出号码。摸到大把票子,老警察就一把捏在掌心,问对方:“咹,好多钱呢?你说。”“确定?我当了你数。”三是查作案工具,背断线钳、夹刀片、别改刀、揣钻子的,一铐子收拾起来再说。
  
  查完早班车,天就大亮了,到派出所对面的面馆吃面。老板娘看我们呵欠连天的样子,会把最靠炉火最热乎的那张饭桌让给我们:“小伙子们,又熬夜啦?臊子自己舀哈。”这时,陈良明他们在派出所门口等着交接三轮车。三轮车又跑在了夜间跑过的那些大街小巷,只不过骑它的不再是别枪的师傅。有大概半个多月,陈良明不敢来交接三轮车。据其他班守夜的警察说,他们在红旗旅馆外发现两台并排的三轮车在动。悄悄靠近,两车之间蹲着一个人,已经把A车上的轮胎卸下来了,正往B车上装。上去一照,正是陈良明。
  
  一九九六年的腊月,偷腊肉的小偷疯了。这小偷勤快,基本三天一偷;气力也了得,两百来斤的腊肉他只用半夜的工夫便盘走了,只留八只猪蹄子孤单地倒挂在灶顶的木架上,盯着灶台上凌乱的鞋印发愣。倒不是说这小偷就手下留情了,按他们道上的规矩,“偷了猪蹄子,一般跑不脱的。”
  
  段所长把其他事情都搁下来,全所警力压在腊肉案上。晚上守夜,白天查旅馆,布眼线,控赃物。案子依然没有止住。最恼火的是,守了一个通宵,刚回到派出所,正想蒙头找回瞌睡时,报案人隔着窗户哭喊起来:“两个猪的腊肉呀,我一把一把猪草喂得哟,喂得好辛苦啊。派出所你们要给我追回来呀。”我当时才提拔为副所长,管刑警中队,压力可想而知。
  
  第七起案子甚至转化成了抢劫案,一个老太婆的手掌被小偷划了一 刀,灶台上滴满了血。上街的说:“下街砍死了一个老太婆,抢走了两个小娃娃。”下街的也说:“上街砍死了一个老太婆,抢走了两个小娃娃。”谣言像一阵旋头风,盘旋在县城上空不走,非常可怕,我看段所长都快要崩溃了。
  
  抢劫案第五天的下午,岳父过生日,我敬了他一杯烧酒。可能是太困的缘故,一杯就把我整醉了,歪歪斜斜地摇到派出所,躺在值班室的床上醒酒。“晚上守夜,记到喊我哈,我小眯一下。”我跟联防队的兄弟们说。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糟了!我一头打起来,看办公室里面还亮着灯,几个箭步跨过去,地上蹲着一个人,双手被铐在背后。我嗅到了他身上那一股腊肉味。从段所长亢奋而夸张的神情来看,系列腊肉案已经是拿下了,而且拿得很彻底。
  
  “是不是飞仙关的人?”我问地上蹲着的人。那人答道:“芦山县飞仙关镇下寺村六组尹六斤。”“段所,为啥不喊我守夜呢?”我问。“喊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段所长答道。我退出办公室,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喝酒害人呀!其实,三天前我就盯上了这家伙。他住在悦来旅馆,说是在矿上打工,进城来买油锯的。我跟他对视的一瞬,他的眼神有些虚,有些游离。我当时心想:“你不要装,看我哪天亲手把你逮住。”过了好几天,我还没从那一杯酒的懊悔中缓过来,我懊悔那家伙咋没落在我的手上。我不是计较立功受奖什么的,我较的是与小偷周旋的那股劲。他是魔,我是道,看谁更高!
  
  除夕夜更要守了。上半夜,消防车跟我们一起守鞭炮声,它吞了一肚子的水,做好了喷火的架式,却又担心真燃起来。下半夜,街上就没有几个人了,小偷也识相,一般不出来添麻烦,他们也要过年。在街上巡了几圈,回到派出所,电视频道还在回放春节联欢晚会,咿咿呀呀的京剧。几个人挤在小小的值班室里,看电视,打盹,翻汉显传呼机,守着7222294那部报警电话。
  
  不觉间,新年的脚步声已经蹚进了门口。(作者单位:雅安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