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攻坚下乡记:寨子村

  
2016-11-16 16:13:28
    

许宗和

记事起,提起“寨子”两个字,就会联想到大山深处几户或十几户人家的荒凉村落,远离大件交通枢纽,靠人背马驼行走在崎岖羊肠山道上往来以物易物维系生活。村落与城市之间无尽的遥远。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与同事周朝军到普隆乡办理一起经济案,案件需要调查40多个证人里就有20人是普隆乡寨子村的人。在去之前,协助办案的黎溪工委纪检员告诉我,“你们在夏末这段时间,正值那里气温高,又遇停电,到那里去办案,怕工作不到三天,就要用担架抬到医院去打点滴呢”。虽然当时这话听来是吓人的,但在实际工作的三天中,白天黑夜的忙碌,险些虚脱。自那时起,对普隆乡寨子村就有了强烈的恐惧感。

2015年春节前,检察长刘合什布受县上的部署安排到普隆乡寨子村去慰问贫困户。我随同前往,车翻山越岭经鹿厂、风营、小关河、黎溪、河口,到普隆交界处后,通乡车路一直往下沉绕行到山谷沟底一个叫四道河村的地方,车上的人包括我几乎被一路坑洼和弯道的颠晃摇得晕头转向。岔路口处出现一辆乡政府的小车,检察长下车去打招呼后,车又往山上的简易村道上前行,一路尘龙在车后泛起。我们乘坐着十五座的车,除四五个随行人员外,车上全是拉的米、油、4件套慰问贫困户的物资。车到半坡间一坑洼处,后退一段又启动前进四五次,无论驾驶员怎样努力想尽办法,车就是过不了那个坑,前进不了。随后一行人下车帮助推,才将车推了过去。

车在半山坡间,时不时出现,上是峭壁,下是悬崖,路边用铁丝网罩着,让人时时泛起,不悬也悬的路渊,约经几公里长的路段,再绕过山嘴往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原野平台,平台的东面仍是高山,平台边有零星住户出现,不到半里路程,路边又出现了铁丝网,我的心又被提到了喉管,气紧了起来,随后不到几分钟,车就转进一个空坝,看到了一个“7”字形的七八间平房,房正中出现了“会理县普隆乡寨子村委会”的吊牌。坝子一角是一群颤颤抖抖、口眼歪斜、头上包着布帕或毛巾的十多个老、弱、病、残人员,他(她)们两眼一齐翘望着新开来的车。一行人下车后,从车上把东西搬到坝子的东面档边,拉上横幅。乡党委书记李太忠作了简要介绍,检察院党组书记刘合什布作了简要的慰问讲话,一行人分别向这些人发放贫困户慰问物资。发放完毕,大多数人员把物资搬到一边后,又围到车子前,眼含热泪地拉着检察长刘合什布和副检察长胡光的手说,谢谢!谢谢你们了。车子启动后都还往车窗前靠过来挥手致意。

自此心中一直挥之不去地惦念着那个半山坡上寨子村的贫困农民。

国庆节期间,州、县发出百日攻坚任务。我跟刘合什布检察长又再次到他联系帮扶的普隆乡寨子村督查扶贫攻坚工作落实情况。清晨一大早8时30分出发,2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四道河村岔路口。乡政府的车依然与原先那次一样在路口等候我们,车轻松地上了水泥浇筑的路面,平稳的爬坡和绕行不大一会儿,就到了村委会。一路的铁丝网不见了,村委会的面貌也焕然一新。村委会有了民俗文化坝子、幼儿园、图书室、候诊室、医疗诊断室、治疗室、夜校教室。到两户贫困户家中查看,一户房屋施工队已完成砖砌工程,一户已完成房屋基脚基础工程。一行帮扶单位人员和督查人员所到之处受到贫困户们和群众热情洋溢的招呼着。寨子村已经变了大样。

作者单位: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