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艾滋后,他开始借“毒”浇愁

  
2020-12-08 11:03:53
    

戒毒人员何某 省资阳强戒所供图
  


  本报全媒体记者周靖
  
  30岁,他成为市级行业协会中最年轻的秘书长。母亲突然离世、外出散心感染HIV……接连而来的不幸将他打入谷底,他开始“及时行乐”,甘愿堕如毒海,自毁大好前程。直到进入省资阳强戒所,他在戒治中获得了重新开始的勇气和信心。
  
  1
  
  职场得意成为最年轻秘书长
  
  2004年,何某大学毕业后,先后进入国内两家大型物流公司工作。2009年,何某进入某市物流行业协会,并于2011年当选为该协会秘书长,成为当时市级行业协会中最年轻的秘书长。
  
  通过不懈努力,何某在某市物流行业协会工作期间,成为了该市物流行业专家,入选市政府物流行业专家库,成为多所中高职学院客座教授,担任多项物流行业国家标准评审专家和评估办主任,成功主持建立了某市现代物流业统计标准,并参与了商务部全国“城市共同配送”项目某市试点工作等多项政府项目。
  
  职场得意,情场失意。事业顺利的何某在感情上遇到了波折。尽管父母急着抱孙子,但何某觉得时间还早,准备事业有成时再与从大学时期相识相恋的女朋友结婚。但女友却不这么想。因为结婚一事,女友多次与何某发生口角,最终,这场长达8年的爱情长跑走到了尽头。
  
  没有了感情的羁绊,何某更加努力工作,“该工作工作,该生活生活”。
  
  2
  
  突遇变故一次放纵悔终生
  
  201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何某原本的生活。11月10日晚上11点多,正在外地参加国家标准评审工作的何某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你妈好像不行了。”何某一下子懵了。当天晚上,何某连夜赶回家,却还是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再过一周,就是我的生日。”何某说,他和父母说好了要一起庆祝生日,却没想到自己的生日变成了母亲的头七,“我很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多多陪伴父母,早点成家让他们抱上孙子,实现他们最大的心愿……可惜再也不可能了。”
  
  何某告诉记者,母亲在生下自己两年后,因受到惊吓得了抑郁症,经常闷闷不乐。“她特别害怕自己生病,每次感冒都会买很多药来吃。”何某说,尽管母亲有心病,但父亲很迁就母亲,两人感情很好,一家人的生活还是幸福而温馨的。但母亲退休后,更年期的她总爱胡思乱想,抑郁症越发严重,有时还需要去精神病院住院治疗。而此时,何某正处于事业上升期,他一头扎进了工作,很少回家,也没有过多关注家里的情况。母亲虽然希望儿子陪伴,但为了儿子的前途,她总是说“工作更重要,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伴”,然而,再没有以后了。
  
  难以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走出来,何某独自一人来到了云南散心。在丽江的一家酒吧,何某邂逅了一位异国女子。他们一见如故,天南海北地聊天,很是投缘。心情沉郁的何某,在酒精的作用下情难自禁,与该女子发生了关系。
  
  令何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放纵,给他原本充满希望的人生蒙上了一层灰色。旅行归来一个月后,何某持续低烧一周多。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他感染了HIV。“第二天要怎么过?我怎么去面对别人……”行尸走肉般从医院出来后,何某独自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打车回家,把自己关在家里。
  
  3
  
  借“毒”浇愁追求“及时行乐”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何某的内心充斥着彷徨和无助。于是,他开始借酒浇愁,游走于各大夜场,并开始接触毒品。“该潇洒潇洒,该放松放松”,吸食毒品后的短暂快感让何某忘记了所有的痛苦,他在这一刻得到解脱。然而,随着药性的消散,孤独、空虚又重新占据了他的身体和灵魂。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寻求毒品的抚慰,直到上瘾。
  
  白天,何某是西装革履的职场精英;晚上,他是躲在角落里吞云吐雾的“瘾君子”。
  
  2017年,何某表面的光鲜第一次被公安机关撕破。一天,何某在吸食毒品后神情恍惚的在街上游晃,遇上公安机关临时检查,尿检呈阳性。那天晚上,何某在派出所待了一整夜。在此之前,何某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派出所过夜,他觉得丢脸,又自认倒霉。第二天,何某被放了出来并被责令接受社区戒毒。
  
  走到这一步,何某还是没意识到吸毒是一种违法行为,在他看来,吸毒只是一种消遣方式,自己“一不偷二不抢”,负担得起吸毒的花费,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中。
  
  但渐渐的,长期吸食毒品的副作用开始显现。何某的身体越来越瘦,还经常感冒生病,性格变得孤僻,心态变得消极。“我当时没有想太多,觉得自己反正也活不久了,便继续‘及时行乐’。”何某说。
  
  4
  
  强制戒毒重拾人生希望
  
  2019年1月9日,何某用身份证在酒店预定了一间房间,准备休息一晚后参与布置第二天的年会会场。然而,由于没有进行社区戒毒报道,何某在酒店用身份证进行入住登记时直接触发了警报。警察赶到后,当场抓获了何某。经检测,何某尿检结果呈阳性,警方决定将何某强制隔离戒毒2年。那一刻,何某觉得一切都完了,自己的人生、事业都彻底完蛋了,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凌晨1时,何某给父亲发了条短信,告诉父亲自己将被送到省资阳强戒所进行为期2年的强制戒毒,嘱咐父亲去公安局领取自己的物品。“我对不起父亲,辜负了他的期望。”何某说,自己无法面对父亲,不敢给他打电话。
  
  进入省资阳强戒所,失去自由的生活让何某难以适应。“我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何某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言语中满是悔恨、绝望。看到何某情况异常,省资阳强戒所九大队民警与他谈心,告诉何某艾滋病并不可怕,可以通过阻断药控制,同时,鼓励何某积极参加康复训练和各类活动,恢复身体机能,并让其成为了大队的学习委员。“做得就要受得,小伙子嘛,何愁不能重新开始?”戒毒民警简短的一句话,让何某意识到自己该为犯下的错承担后果,也该重拾希望,继续走好余下的路。“你咋回事?以后不要再吸毒了……”第一次来戒毒所看望何某,父亲说着说着便掩面痛哭。何某沉默不语,只是看着父亲,点头答应。记忆中,这是何某第四次看见父亲哭,上一次父亲哭还是母亲去世的时候。此后,父亲每半个月便会来看望何某一次,用亲情不断感化着何某。
  
  11月23日,何某的戒治生活进入尾声,转为社区康复。得知儿子即将回家,父亲一早便去菜市场买菜,打扫卫生,迎接儿子。
  
  回到家,看着房间里铺好的干净床铺、饭桌上摆好的自己爱吃的菜肴,何某的心里升起一阵暖意,再次坚定了戒治的信念:这一次一定要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