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20 岁少女”网恋

  
2020-06-17 12:31:52
    

与“20 岁少女”网恋
  

痴情男被骗5年损失20余万
 

 
  黄小川 本报全媒体记者 雍剑波
  
  清纯的长相,婀娜的身姿,如花的年纪……懵懂少年周兴在网上与这样一名女子不期而遇,因对方的照片而动心,并迅速坠入了情网。然而,他与这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交往了长达5年之后才发现,对方竟然是一名已有两个孩子且离异的中年妇女,满以为能结婚成家的青春被耽误了不说,他还为此付出了20余万元的经济代价。
  
  陷阱 中年妇女“变”少女

  
  1975年出生的陈芳,家住岳池县城边的一个乡镇,初中还没毕业便外出务工,21岁结婚后搬到岳池县城居住。1997年、2006年先后生下两个孩子后,陈芳在家带孩子,便没时间跟随丈夫外出务工。夫妻俩长期两地分居,感情逐渐出现裂痕,丈夫也不像原来把挣的每一分钱都寄回来。没钱加上感情空虚,陈芳便把精力放在了网上,最初是QQ,后来是微信。
  
  2015年,陈芳通过QQ随意添加朋友,专挑那些QQ头像是年轻男子的添加,远在上海打工的重庆开县人周兴就是这样成为了陈芳的QQ好友。当时周兴只有25岁,正是渴望爱情的年龄,见有女子主动添加好友,周兴激动不已。为了迷惑对方,40岁的陈芳把年轻女孩QQ空间里的照片复制过来放在自己的QQ空间里,并添加上一些带有情感内容的文字,一名中年妇女摇身变为20岁楚楚动人的少女。
  
  周兴翻看陈芳的QQ空间,照片里美丽清纯、亭亭玉立的女生深深吸引着他。陈芳撒谎说自己叫吴艳,与父母居住在岳池县城,20岁,在岳池县一家婚庆公司上班。周兴为自己能遇上如此漂亮的女孩而暗自高兴,很快便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情况:25岁,家住重庆开县农村,现在上海一公司打工。
  
  两人逐渐从社会、家庭聊到了感情生活,陈芳编造谎言说自己曾谈了两个男朋友:前一个是在网上认识的,谈了一年,后来发现对方除了她以外还有另一个女友,就果断分了手;后来一个是北方小伙子,谈了两年,后来对方说为了发展事业必须得抛弃这段感情,两人无果而终。周兴得知陈芳现在单身,又觉得对方也有这方面想法,便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两人在QQ上又聊了一段时间后,周兴主动提出耍朋友,陈芳犹豫了一下说可以试着交往一下。见对方同意了,周兴更加高兴了,几乎每天都要把陈芳QQ空间的照片翻出来看一遍,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入迷。
  
  套路 编造各种理由骗钱财
  

  陈芳说,她以前的男友经常给她送礼物、帮她充话费……周兴当然明白这些暗示,也觉得耍朋友花点钱是应该的。为了送礼物和转账方便,周兴下载安装了微信,并添加陈芳为好友。从2015年6月开始,周兴通过微信多次给陈芳发红包,每次50元、100元、200元不等,陈芳几乎是来者不拒。后来,陈芳的“胃口”越来越大,觉得一二百元的红包没什么意思,又教周兴通过银行卡转账。2015年10月30日,周兴第一次通过微信给陈芳转账300元,11月又转账500元。此后几乎每个月,陈芳都能收到周兴的一次或几次转账,数额从300元、500元到1000元不等。
  
  久而久之,陈芳觉得转账还是不行,她找理由让周兴多给点钱。2015年底,陈芳说没有生活费了,周兴赶紧通过支付宝给她转账,但输入陈芳发来的账号后,页面显示收款人是“×芳”。周兴觉得不对劲,赶紧问陈芳是怎么回事。陈芳见要暴露真名,撒谎说那是她和表姐去银行办卡时,自己忘了带身份证,就用表姐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所以是表姐的名字。周兴觉得女友不会骗他,认为“陈芳”就是女友的表姐。
  
  此后,陈芳又以交房租、买衣服等理由问周兴要钱。春节、情人节、端午节、中秋节以及生日、“11·11”等特殊日子,周兴也会主动给陈芳发红包或买礼物,每次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2016年,周兴给陈芳买了上海的糕点寄过来,收货地址是岳池县城小南街一居民楼。不久,陈芳说看见别人戴的吊坠很好看,周兴赶紧给她买了一个2000多元的翡翠吊坠。没过多久,陈芳说吊坠丢了,周兴又买了一个1000多元的翡翠扣和一个400多元的银手镯给她。几个月后,陈芳说手机用了很久经常自动关机,周兴便在网上给她买了台小米5X手机。只要是陈芳想要的,周兴基本上有求必应。2017年,周兴通过微信、支付宝、银行转账等方式,给女友“吴艳”转了几笔金额较大的款项:4000元、5000元、8300元、10000元……
  
  2018年7月,陈芳说她有个姐姐在广东开厂,需要资金周转,周兴自己的钱花完了,便在工友那里借,先后给陈芳转款十多笔共计8万多元。电话费、服装、装饰品、零食、水果……几乎所有东西,周兴都给女友在网上买好寄过来,有时,陈芳在网上看好了衣服,就把链接发给周兴叫他付款。花了这么多钱,两人也谈得不错,周兴提出见面,陈芳却总是找理由拒绝。周兴提出在网上视频也可以,陈芳怕露馅只同意看照片,为了继续骗下去,陈芳在网上找些图片发过去,或者照一些身体某些部位的照片传过去,但绝对不露脸,以此来糊弄周兴。
  
  与此同时,陈芳继续编造各种理由骗钱。2019年5月,陈芳说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姐姐给她预约了手术,但因差5万元费用而迟迟没有做。周兴借遍了周围朋友才借到2万多元汇了过去。过了几天,陈芳又撒谎说母亲去世、大姐夫跳楼,不得已从医院把5万元手术费用取了出来办丧事,并说自己不想继续治疗,想一死了之。周兴赶紧劝陈芳要好好活下去,至于钱的事他会想办法。今年1月,陈芳说买药需要5000元,周兴便把刚发的工资转了过去。不久,陈芳说家里实在无法承担自己的医疗费用,幺妈给她介绍了一个有钱的老板,对方年龄很大,双方在一起吃了饭,老板给她买了贵重的礼物,但她舍不得周兴,目前还没有答应对方。周兴很着急,又借了6000元转给陈芳,叫她把老板买礼物的钱还了……
  
  真相 通过寄快递发现骗局
  
  5年多来,周兴给陈芳转款累积20多万元,慢慢地,周兴也觉得女友有点问题。今年5月8日,已经在海南打工的周兴购买了前往岳池的车票,打算去看看这个始终不愿意见面的女友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岳池县找到女友?周兴心想,给她寄东西的地址应该是她打工的地方或家庭地址。几年来,陈芳的收件地址就两个,一个是小南街,一个是凤鸣街。周兴在手机地图上查看,发现这两条街离得不远,按理说陈芳应该就住在这两条街附近。火车上,周兴估算着时间,在网上给陈芳买了一瓶奶粉,可因为商家送货太快,周兴还没到岳池,奶粉就寄到了,等周兴赶到时,快递员已经把奶粉送给了陈芳。周兴找到陈芳取快递的地址,这是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卫室,不同的快递公司每天送来几十上百件快递,取快递的人络绎不绝,要在人来人往中找到陈芳也不容易。
  
  于是,周兴在岳池找了家宾馆住下来,又是几天观察后,再次在网上给陈芳买了零食,收货地址还是上次那个地方。周兴悄悄找到给这个小区送货的快递员,叫他在给陈芳送快递时给她打电话。可这时又出了状况,那名快递员不知怎么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陈芳,陈芳很生气,质问周兴是什么意思,周兴立即撒谎说他在网上购买时可能下重了单,需要联系快递员确认一下,这才搪塞了过去,也没有引起陈芳的怀疑。
  
  周兴没有达到目的,继续呆在岳池,想再次通过网上购物引出女友。5月14日,周兴给女友买的东西再次被快递员送到该小区门卫室,而周兴就在不远处守候着。几个小时过去了,该快递一直没有被领走。当晚7时许,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妇女来到门卫室,顺手拿起周兴寄来的包裹就向外走。周兴悄悄跟过去,看见这名妇女戴着口罩、披着长发,与陈芳发来的照片根本不符,绝对不是女友QQ空间里和发给他的照片上的人。
  
  难道这人是女友的幺妈?周兴安慰自己。周兴继续跟着,该妇女走走停停一路打电话,根本没有发觉跟在后面的周兴。周兴悄悄给陈芳打电话,发现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该妇女走得慢,周兴慢慢超过了她,发现她用的手机也是一部小米X5。周兴加速走到该妇女前面,看见她进了一栋居民楼,周兴害怕暴露上到四楼,发现该妇女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周兴从四楼返回楼下观察,想看看二楼阳台有没有悬挂他曾经给女友买的衣服。这时,鬼鬼祟祟的周兴引起了小区一名老太太的怀疑,被老太太盘问几句后,周兴不得不离开居民楼,远远地继续蹲守。
  
  晚上9点多,那名中年妇女再次从楼下走下来,周兴又悄悄地跟在她身后。该妇女把手机握在手里,走得不快,周兴拨打女友的电话,刚一接通,该妇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但该妇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并没有接听,周兴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聊了5年的女友。该妇女走进附近一家理发店,周兴在门外继续观察。在洗头的过程中,周兴与女友聊微信,女友回复他说正在洗头,并照了一张理发店内的照片发给他。透过理发店的大门和玻璃窗,周兴发现照片里正是这家理发店的场景,这再次印证了周兴的判断,该妇女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女友。
  
  被骗了5年,周兴怒火中烧。在理发店门外,他强压怒火等候着,陈芳踏出理发店那一刻,周兴一下子冲了过去。陈芳当即明白了一切,因为她早已认识周兴。当晚10时许,在5年间骗走周兴20
  
  余万元的陈芳,被扭送到岳池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