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明月峡

  
2021-02-19 15:31:56
    

  海上明月
  
  按照旅游顺序,我该先写阆中古城,但因其是城,容纳量太大,厘清思路,尚需时日。因此按下不表,先来写写明月峡。
  
  明月峡是我们此行预订线路必去之地。一大早,夫人便驾车直奔明月峡而来。可就在我和儿子高度关注导航和路标的情况下,还是错过了下高速的路口,不得不多走七十多公里。“蜀道难”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
  
  进入峡口前,我们被阵阵叫好声吸引。“金镀眼睛银作齿,奋迅毛衣摆双耳”,一段滚爬腾挪登闪跳狮舞,配上喊彩人精准的说词,游客们就只有驻足留恋。我站在临江的长廊里,传承了千年的劲爆狮舞穿梭在其背后岳飞书写诸葛先生《后出师表》的遒劲笔触里,那种穿越的联想甚至让人笃定狮舞的灵气就是那赋那书的化身,在山壁上舞动。
  
  穿越的震撼在明月峡的游览中达到极致。
  
  峡口,我正惊叹于“两岸青山相对出”的峡深壁立,一声长笛,一列火车出现在对面的峭壁中间,仿佛一把长锯,时隐时现地向峭壁深处推进,似乎要拦腰锯断这峭壁。
  
  火车的离去,把主宰权交给了谷底的水流。虽然是寒冬,没有了“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但还能从流量和与岩石的撕咬之势看出其间的暗流汹涌,旁边的纤夫石沿江狰狞突兀,记述着多年前纤夫们低沉的号子和辛酸的血泪。
  
  抬起头来,想起了“西当太白有鸟道”,望不够山巅,鸟道的尽头也就只能在远方和高端。
  
  收起思绪,眼前新修的栈道在延展。“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鹄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渡愁攀援”,但追溯先秦开始修建,历经两汉以来,就有萧何整修,诸葛亮六出祈山,唐明皇幸蜀,李白壮写《蜀道难》等,浓厚的栈道文化源远流长。
  
  明月峡集鸟道、栈道、纤夫道、水道、公路、铁路六道于一峡,穿越了交通,穿越了时代,证明我们可以在这儿攀援而过,飞驰而过。
  
  明月峡的穿越记录了时空。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穿越,在回忆和规划中穿越,在经验和摸索中穿越,在生与死的大命题中穿越,就是这种穿越,成就了我们的一生。
  
  (作者单位: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