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主任姐夫帮其“漂白”身份双双被抓

  
2019-05-10 09:58:52
    
分享到:

  舅子犯法被列网逃人员村主任姐夫帮其“漂白”身份双双被抓

  村主任接受审讯

  朱琪 唐玉饶 本报记者 唐万贵 文/图

  舅子犯法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村主任姐夫铤而走险为其“漂白”身份,谁知东窗事发,姐夫、小舅子双双被抓。

  4月28日,记者从越西县公安局获悉,该局越城派出所办理了洛巴某某包庇案,经越西县检察院批准,西山乡某村原村主任洛巴某某因涉嫌包庇罪被执行逮捕,其舅子被带回归案。

  村主任姐夫为舅子上户口

  2017年9月5日,越西县政务中心二楼越城派出所户籍办理区人头攒动,“你好,警察同志,我们要上户口。”说话的年长男子显得有些急躁,手里紧紧攥着一沓材料,身后还跟着一名30多岁的年轻男子,眼神躲闪着掠过户籍民警。“年龄这么大了才来上户口?”户籍民警疑惑地问。

  年长男子说:“警察同志,我是西山乡某村的村主任,这是我村的村民,他叫阿日(化名),是我老婆的弟弟。造孽啊,他母亲怀他5个月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在他2岁的时候,母亲又生病去世,一直没有上户口。现在他准备出去打工挣钱,我来帮他补录一个户口,办个身份证。”“上户口的材料带来没有?”户籍民警问。年长男子赶紧将材料小心翼翼的递给户籍民警。户籍民警清理了材料,所有材料一应俱全,于是按照程序为其补办了户口,重新制作了身份证。

  两张户籍照片指向同一人

  2019年3月6日,越城派出所王警官在工作中发现,人像比对系统中,有两张照片的相似度居然高达95%,他初步判断,这两张照片为同一人。可是,除了性别都为“男”,两人的身份信息从姓名到出生年月到户籍地址都完全不同。“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陌生人?”王警官带着疑惑,请来同事辨认,并查询了两人的户籍信息,“你看,这个克日(化名)是竹阿觉乡麻姑村的村民,还是网上追逃人员,这个阿日是西山乡的村民,户口在洛巴某某家。”王警官说。

  难道有人故意在帮犯罪嫌疑人“漂白”身份?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王警官立即向越城派出所金所长汇报了该情况。“谁这么大胆,敢帮犯罪嫌疑人漂白身份?”金所长召集办案民警,一方面让户籍民警再次全面清理两人家庭成员户籍信息,确保信息无误;另一方面,组织办案民警展开调查,积极寻求突破点,找到关键人物,厘清人物关系。

  经过进一步调查,民警发现,2013年9月,宁夏银川市贺兰县金贵镇中储粮库建筑工地,四川凉山籍人沙马某某等人因工资问题与工地负责人发生口角并打架,并伙同多人将工头打伤。当地警方在对沙马某某依法传唤时,遭到暴力抗法,犯罪嫌疑人克日等人持石头、砖头等物品对民警、辅警进行殴打,致使辅警赵某眼部骨折,其他人均不同程度受伤,警车受损。犯罪嫌疑人克日在逃。

  真相背后的隐情被揭开

  经过多方走访调查,案件实情逐渐浮出水面。3月8日,王警官拨通了洛巴某某的电话,“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你们村有个村民和另一个村的村民长得很像,想请你过来辨认一下。”

  当天下午3点,洛巴某某到达越城派出所,王警官带着他走到电脑面前。“你看看,这两个人你认识不?”王警官找出两个男子的身份信息,指着照片对洛巴某某说。“这个阿日是我的妻弟,他家父母都死得早,户口都上在我家。”洛巴某某说。“那另一个人,你不认识啊?”王警官问。“不认识。”洛巴某某斩钉截铁地说。“你再仔细看看呢?”王警官加重了语气。“他们确实长得有点像,但另外那个男的,我确实不认识”。洛巴某某说着,继续看着电脑。“洛巴某某,我们派出所一直很支持你们村的工作,不管是禁毒防艾、脱贫攻坚还是治安防控等方面。我们希望,你也能配合我们,将事情原委交代清楚。”王警官看着洛巴某某,中肯地说道。

  洛巴某某看了王警官一眼,又看了一眼电脑,手伸进裤兜,掏出打火机和烟,点燃烟,猛抽了一口,说道:“克日是我老婆的弟弟,2013年,他在宁夏银川打工时把警察打了。我原来劝过他到公安机关自首,但是他不听。他找到我老婆,喊我老婆出面请我帮他出证明重新办个户口。”

  村主任涉嫌包庇罪被逮捕

  “既然你知道你妻弟在外面犯了罪,你怎么还要帮他上新户口呢?你晓不晓得你是在犯罪?”王警官问。“我晓得啊,我咋个会不晓得呢?”洛巴某某一脸无奈地说:“原来我一直不同意,但我老婆又哭又闹,为了这个事情,还和我吵了很多次架。”他摇摇头,“我老婆说,弟弟家里有娃儿,还有两个老人,那么多张嘴巴都等着吃饭,如果没有新户口,就没办法出去打工挣钱,老人娃儿怎么办嘛?”洛巴某某低着头,坐在凳子上。“看他们确实造孽,我也是没办法,那是我的亲舅子啊……糊里糊涂就答应了。”洛巴某某看着地面,用手抠了抠头。“那天,我喝了点酒,趁着酒劲,想着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公章都在我这里,我一个人把事情办了谁都不知道。2017年9月,我老婆和弟弟去司法鉴定机构做了鉴定,我就把证明材料准备好,把这个事情办了。”洛巴某某说。

  在民警的劝说下,洛巴某某掏出手机,拨通了妻弟的电话。通话中,民警见洛巴某某皱着眉头,表情从愤怒到严肃再到难过,语气也从急切变成平和……突然,电话断了。洛巴某某再打过去,电话显示关机。

  随后,洛巴某某打通了妻子的手机。1个小时之后,妻子慌慌张张地赶到派出所。她试着拨打了弟弟的电话,仍是关机。

  第二天,王警官拨通了克日的电话:“克日,我是越西县公安局越城派出所的警官。”“嗯。”电话那头只说了一个字。“2013年,你在宁夏银川犯了案,又让你姐夫帮你出假证明,这些事情我们都已经掌握清楚,请你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早日投案自首……”王警官在电话中对克日这样说,克日仍然回答了一声“嗯”,就挂断了电话。

  3月14日,在姐夫和姐姐的陪同下,克日来到了越城派出所投案。目前,经越西县检察院批准,西山乡某村原村主任洛巴某某因涉嫌包庇罪被执行逮捕。3月21日,克日被宁夏银川贺兰县公安局办案民警依法带回归案。

 四川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