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老林惊现“冰”工厂

  
2018-10-12 10:26:17
    
分享到:

  王方泽

  今年5月3日,由甘洛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邓某容等人涉嫌运输、制造毒品罪一案,在甘洛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中,警方捣毁了一个制毒工厂,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缴获越野车一辆、微型面包车一辆、制毒原材料麻黄素49千克、无水乙醇24桶、可疑酸水22桶、科密欧(氢氧化钠)148瓶、怡宝纯净水20箱及一套完整的制毒设备。此案系甘洛县建县以来查获的首起制毒案件。

  化装侦查发现制毒窝点

  2016年7月8日晚上8时许,甘洛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副大队长小陈的手机突然响起。电话那头,一名中年男子神神秘秘地说:“我叫阿田,有可疑情况报告!”

  阿田是甘洛县前进乡自物村村民,他举报邻村一废弃养殖场出现异常,有时晚上亮着灯,有人在里面不知在生产什么东西。接到报警后,小陈与大队长老马商定,开展秘密侦查。

  阿田所说的“邻村”是甘洛县新市坝镇波波奎村。该村位于田坝河东岸新市坝镇南端的万山丛中,地势偏僻,树木遮天蔽日,常年云雾缭绕,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通村公路与外界联系。

  7月9日清早,一番乔装打扮的老马、小陈来到村里转悠,一边操着普通话向村民打听收购核桃,一边暗中观察。废弃养殖场共有大小两间房子,处于无人看守状态,门是锁起的,靠近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从小房子的门缝隙往里看,有大铁桶、小铁桶、漏斗、抽滤瓶等工具。老马、小陈藏在附近老林里细心观察至夜幕降临,养殖场都没有异常动静和人员出入。为作进一步勘验,两人翻窗进入大房子内,通过废弃物和容器上的残留物检出了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

  尽管两人在缉毒战线摸爬滚打十余年,此刻还是露出了惊诧的神色:这是甘洛县1956年建县以来发生的第一起制毒案,该养殖场是犯罪嫌疑人生产加工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的制毒工厂。

  循线追踪锁定犯罪嫌疑人

  “张阿婆,一早就开始忙嗦,这两位是县房屋管理普查工作人员,要了解你家房子相关情况……”7月10日,新市坝镇包村干部胡娟带着一对青年男女来到波波奎村,在村西边一隅一幢瓦板房前停住了脚步。

  这对男女青年拿出笔记本,一边询问张阿婆一边作记录:房子是哪一年建的?自住还是出租?张大娘很配合,一一作了回答。这对男女青年其实是禁毒民警小丽和小黄。为了摧毁这个制毒窝点,甘洛县公安局成立了分管局领导老骆任组长,刑侦大队大队长老木、禁毒大队大队长老马任副组长,多个警种的21名精兵强将为成员的“7·9”专案组。

  专案组调查得知,该养殖场是村民阿坪家的,两个月前通过甘洛县嘎日乡人沙某提介绍,租给了一个叫老王的汉族人,年租金1万元,说是用来加工虫草。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开展工作:一路留守甘洛,一路北上成都。

  甘洛组民警对制毒工厂进行24小时监控,并在县城将犯罪嫌疑人沙某提抓捕归案。经审讯,他对伙同他人从事制毒的犯罪经过供认不讳。经做思想工作和法律法规宣传工作,沙某提愿意配合警方行动。老骆带领民警赴成都对重点嫌疑人“老王”进行调查。

  专案组查明,“老王”真名叫王某成,他只是一名马仔,幕后老板是邓某容,一个以邓某容为首的制毒团伙浮出了水面。专案组决定引蛇出洞,一网打尽。

  引蛇出洞布下天罗地网

  7月12日晚,成都市郊区一幢楼房里,王某成的手机响了。“老王,做不出来东西哦!”手机里传来沙某提焦急的声音。王某成感到蹊跷,反问道:“教的时候,你们是学会了的,咋回事呢?”“我们当时是学会了的,但可能哪个关键技术没掌握住,或者是设备出了毛病。”沙某提说。“你们再做一下,我这里有事,稍后联系。”王某成回道。

  王某成第一时间向邓某容作了电话汇报。邓某容警惕地问:“会不会出什么纰漏了?”自从建厂以来,她曾经随王某成到过厂里,技师谢某志手把手教会了沙某提和另一名工人,而且已经两次成功制出了“东西”。邓某容认为没有出问题,便打电话给王某成,叫他与工人联系。

  王某成拨通沙某提的手机问道:“小沙,咋样?”“还是不行哦。”沙某提回答,接着叫苦连天地求援道,“你们如果不来厂里再教一下,活路没法做下去。”“好好好,我们研究后,电话通知你。”王某成挂断了电话又向邓某容汇报。两人商量后决定火速行动,带技师谢某志一起回一趟制毒工厂。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没有电话通知沙某提,更没有透露日程,商定到实地看了情况后,再临时联系沙某提。

  尽管邓某容等嫌疑人十分狡猾,专案组还是通过情报分析研判,掌握了邓某容等人的行踪,随后精心制定了抓捕方案。

  铁拳出击捣毁制毒窝点

  7月13日上午8时许,老骆带领民警前往成雅高速某服务区蹲点守候,直到下午5点,未发现邓某容。7月14日早上8点过,老骆带领民警再次张网以待。

  下午4点10分,一辆黑色越野车由成都方向驶来,正是邓某容乘坐的汽车,瘦瘦的谢某志坐在副驾驶位置。越野车沿通村公路往制毒工厂方向驶去,进村后靠路边停下来。邓某容等3人下车后左顾右盼,步行进厂房里查看。“遭了,厂里近日没生产,出大事了!”邓某容见厂房里蜘蛛网随处可见,桌上、设备上积了铜钱厚的灰尘,顿感情况不妙,赶紧大喊“快跑!再不跑大家都没命了!”3人惶惶如丧家犬,气喘吁吁跑到公路边,王某成发动车子调转车头逃离甘洛。

  晚上8时40分,本田车到达波波奎村至甘洛县炸药库路段,一辆蓝色民用货车停在路中间,驾驶员正在检修车子。越野车无法通过,王某成探出头来问道“咋呢?”“车子出故障了,开着开着就停着不走了”。修车司机面带难色。邓某容等3人从车上下来准备帮忙,老马带着身着便衣、荷枪实弹的五六个彪形大汉从路边树林里突然冲出来,给惊恐中的3名嫌疑人戴上了手铐。

  老马带领民警在嫌疑人车辆的后备箱内查获两箱制毒原料可疑物(麻黄素),随后又在制毒厂缴获了大量制毒工具和制毒液体。经审讯,犯罪嫌疑人邓某容、谢某志、王某成对所犯罪行作了交代。邓某容提到的另一名工人沙某日却神秘失踪了。

  连夜行动漏网之鱼被抓

  8月16日深夜,两辆汽车在甘洛县城至拉洛甫村的公路上飞驰,车上老马、小陈等专案民警神色凝重。邓某容等犯罪嫌疑人归案后,专案组一刻也没停过对犯罪嫌疑人沙某日的追捕。专案组经过一个月的艰苦侦查,得到一个可靠情报,沙某日躲藏在位于拉洛甫村的二叔家中。“吱……”汽车在距拉洛甫村500多米远的盘山公路上停下,老马、小陈等专案民警下车沿着蜿蜒的公路前行。民警们转过一个山包,突然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家冒着雨,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随着“汪汪”的狗叫声,民警们来到一幢四周有围墙的土木结构房子前——这里就是沙某日二叔的住房。此时已是8月17日凌晨2时许。宅院围墙有近两米高,院门被粗大的园木闩着,老马等人搭人梯,爬上围墙,跳进院子里。民警撞开房门,从被窝里将睡梦中的犯罪嫌疑人沙某日抓获。

  经连夜突审,沙某日对伙同他人制毒的作案经过供认不讳。2016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邓某容、谢某志、王某成、沙某提、沙某日租赁波波奎村村民阿坪一废弃养殖房,以“加工虫草”为幌子非法生产冰毒,先后共两次加工出“冰油”(制造冰毒过程中的提纯过程)。

  今年5月3日,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审理,被告人邓某容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谢某志犯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王某成犯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沙某日犯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00元;被告人沙某提犯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00元。另外,本案所查获的麻黄素49606克、邓某容涉案赃款66411元、谢某志涉案赃款12590元、王某成涉案赃款270405元均予以没收。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