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故乡

  
2017-11-22 09:20:01
    
分享到:


  ◎生活驿站
  
  老芋
  
  现在正是一个不冷不热的黄金季节,是外出旅游的大好时光。而我却年老体弱、行动迟缓,哪里也去不了。我现在最向往的,是想去我梦绕魂牵的老家走走看看。这有点儿痴心妄想,是在做梦,这是我的一个甜蜜的梦。
  
  我的老家在偏僻的农村,山野之地。离我家最近的场镇是十多华里,距县城也是三十多华里,没有公路,全是羊肠小道,来去都靠自己的一双脚。可这儿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民风朴实。我非常热爱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犹如热爱我的母亲。
  
  我十二三岁就离开老家到县城里去读书学习,从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从一座城市到另一个座城市,先后到了好几个城市,一直生活在外,少有回家,可我却常常思念着老家,过着类似于天涯游子的学生生活,但我生活得很愉快,很健康。
  
  大学临近毕业,迎来解放,我满腔热情地参加了革命,全身心地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工作中。有时想回家看看,可又不愿片刻离开自己的工作。正当我干得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场翻天覆地的运动开始了。就像突然闯入了一个特别快的一连串“运动”的列车,这列车谁也不知道有多大,多长,多高,多宽。我和全国广大群众一样,都捆绑在这一列车上。在这列车里,人虽众多,却非常安静,秩序井然。没有嘈杂之声,却有歌声。也没有一个人离开,谁也无法想要离开。离开,就意味着死亡。我不想死,活着多么好!死,毫无意义。大家生活在列车里,一个个难忘的日日夜夜,一年年的风风雨雨,不知不觉间,懵懵懂懂。在那个非常的年代,许多人和我一样,在夜阑人静、长夜难眠的时刻,看到地上远处城市忽明忽暗的灯火,看到天上星星点点无限广阔的天空,不免会想起自己温暖的家,过去常年居住老屋,以及屋内的爸妈和亲人。但总难以成行。我知道,这全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幻想。
  
  后来当我有条件回家,急切想回老家时,父母已先后离开人世,亲人也已外出,我再没有心思回去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在邓小平理论指引下,砸碎了那一辆巨型列车,实行改革开放,举国欢腾,一派崭新气象。不几年,神舟飞船上天,雪龙号可到达冰天雪地的南极考察。这时我和老伴在孩子们不断的鼓励、支持下,一行十余人回到了老家。看到我家的老屋,它经过几十年时间的风蚀,已破烂不堪,物是人非。可老屋过去的模样犹在,从它破旧的痕迹中能隐约看到我童年时代的种种生活趣事,和一些梦想的痕迹,以及昔日故人一些生产、生活的情景。
  
  虽然时间从我少年时代离开老家起,已经过去了三四十年,老屋没有人改建、没有扩建,也没有将它毁掉,似乎让它自然消亡。屋前屋后的几棵参天大树虽已被砍伐,但屋后及屋两侧的一簇簇绿竹却长得非常茂盛,迎风摇曳,生机盎然。老屋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头上新建起了许多砖瓦楼房,像一朵朵鲜活的蘑菇一样,乡村公路也快通到了老屋。老家的一切,前景无限美好,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我们一行匆匆离开老屋,回到我现在生活的城市,转眼间,又快过去二十年了。我和老伴已跨过九十高龄的门栏,行动困难。不知为什么,特别想念老家,想念老屋。我的心里就像杜甫《月夜忆舍弟》一诗里说的“月是故乡明”那样的心态罢。是个梦,一个非常甜蜜的梦。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