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夜,请不要安歇

  
2016-11-30 10:19:01
    
分享到:

李荣泰

大步流星,我们在尘世奔波,带着一身的喧嚣。蓬头垢面的灵魂,沉默迟钝,而怯懦,从来跟不上步伐。只有当黑夜来临,才能亦步亦趋,回归本体。万物匆匆睡去,它又不甘于碌碌的一天,开始自言自语,造就各种美丽或丑陋,快乐或悲伤的梦境。

也许只有安静,才能滋养灵魂。它注定是,孤独的。

与黑夜相恋的灵魂,越走越远。而我们,浑然不觉。

上帝打瞌睡的瞬间,芸芸众生都变成了,行尸走肉……

同样的夜,一样的情话不知说了多少遍。时而是生长的春天,时而是繁华的夏天,时而是收获的秋天,时而是酝酿的冬天。造梦的灵魂,忽然间白发苍苍了。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何它形容枯槁,却又面带微笑。也许是在怀念,出生后的那几年快乐时光。谁都知道,那位美丽的伴侣,从不曾跟它说过一句话。

终于有人忍不住,在睡梦中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汹涌的,如夏天瓢泼的大雨。含蓄的,如春天的淅淅沥沥……

万家灯火次第熄灭,万籁俱寂。枕着疲惫的鼾声渐起,装点着单纯的时光。天上的乌云谁也不曾看见,却忽然传来一阵沙沙声,像春蚕进食。惊醒了,正数着鼾声的灵魂。

这真是一个热闹的夜晚,谁又在意,是因为热闹而寂寞,还是因为寂寞而热闹。躁动的灵魂欣喜地,奔进雨里,一点点清洗着满身的尘埃,仰着面,迎接密密的雨滴。如果说安静让灵魂成长,这夜里的小雨,则让它厚重起来。也许明天,它不再轻飘飘地跟在身后,而是紧紧地,附在脑海。

可你,沉睡着。这一切,也许又是一个梦境。梦里,你变身一位智者,不屑地看着人们像蝼蚁一样来来去去。直到东方发白,雄鸡唱晓赶走了宁静,扯开了夜与雨的相拥。床头的闹钟刺破鼓膜,催促着你去做一只,那梦中的蝼蚁……

絮絮碎语渐渐远去,悄无声息。枕着疲惫的鼾声又起,装点着单纯的时光。天上的乌云谁也不曾看见,天边却忽然轰隆一声,一阵哗啦啦响起,像要在水泥地上砸出痕迹。惊醒了,正数着鼾声的灵魂。

这真是一个畅快的夜晚,谁又在意,是因为畅快而烦恼,还是因为烦恼而畅快。憔悴的灵魂跌跌撞撞,跑进雨里,一片片冲刷着浑身的逆鳞,低着头,承受豆大的雨滴。如果说烦恼让灵魂虚无,这夜里的大雨,则让它敦实起来。也许明天,思维展翅翱翔的时候,它可以稳稳地,牵住那一丝放飞的线。

可你,依旧沉睡着。这一切,肯定又是一个梦境。梦里,你是一位贤者,怜悯地看着人们用空空的躯壳,去对抗岁月的车轮。直到敲门声起,撕裂夜与雨的缠绵,妻子叫你吃早餐,叮嘱着你填满肚皮,去抵抗岁月的车轮……

下雨的夜,请不要安歇……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