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被性侵遭遇法律尴尬

  
2017-08-30 15:04:21
    
分享到:

  男性被性侵遭遇法律尴尬

将男性纳入强奸罪对象是立法趋势


  8月19日,大连一 22岁男子发微博称,自己被驾校男教练性侵并受伤,随后,公安机关对涉事教练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两天后,“郭敬明性骚扰、性侵犯旗下男作家、男职员”事件曝出,孰真孰假,莫衷一是。
  
  短短三天曝光两起男性遭性侵害事件,让人们开始关注一个一直以来在性暴力领域被人忽视的角落——针对男性的性暴力。
  
  不可否认,在我国目前的法律框架下,侵犯男性的违法成本比女性低,社会给予男性受害者更少的关注及法律保障。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需要被保护。有人士指出,在立法的保护层面上应该把男女放在同一层次讨论,将男性纳入强奸罪的受害对象范围。
  
  ●事件 他们被性侵
  
  8月19日,大连一22岁男子(网名“阿里山神卤蛋”)在微博发文称,8月15日下午,自己在大连的驾校学车过程中,被一名男性教练性侵并受伤。8月17日,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对涉事男教练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目前,该教练已被驾校开除。
  
  8月21日晚,郭敬明旗下签约作家李枫发微博爆料,自己曾遭郭敬明性骚扰,公司男作者和男性职员也经常遭其性骚扰、性侵犯。2个多小时后,郭敬明通过微博回应“完全捏造,已让律师处理”。8月23日,郭敬明以李枫涉嫌诽谤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
  
  上个月,林肯公园主唱Chester Bennington上吊自杀,年仅41岁。他在最辉煌的时候选择离世,有一个细节让人心伤——童年时,他曾被人性虐待过,这让他曾经有过自杀的念头,并以酒精和药物来疗伤。
  
  ●背景 男性被性侵呈增长趋势
  
  其实,男性遭受性骚扰、性侵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据报道,2016年,一名成年男子夜闯果园性侵守夜的53岁大爷;2015年,已婚大叔性侵在钱塘江边熟睡小伙;2012年,郑州某男同性恋者史辉绑架勒索男青年小磊,并对其实施侵犯;2011年,42岁男子强奸18岁男同事并导致受害人轻伤;2010年,深圳一保安酒后强奸男同事,诉至派出所无法立案后两人私了。
  
  2005年,美国国家控制中心的调查显示,全美超过16%的男性在18岁前遭遇过性侵;香港《高中生的性知识普查情况2012》报告显示,男孩受侵害的总数比女性高1倍,在香港,每7个男孩中就有1个遭受过性侵;2013年广东省青少年健康危险行为监测报告显示,男生被迫发生性行为是女生的2.2倍至2.3倍,且男性被迫发生性行为在我国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声音 男性遭性侵不认定为强奸
  
  有媒体指出,目前浮出水面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男性性暴力受害者数量之庞大,影响之深远,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然而长久以来,大量对无辜女性的暴力犯罪造成了大众对无辜男性的不信任,使得我们常常无视男性作为受害者的身份,往往选择性忽视了那些需要帮助的男受害人。
  
  在大连驾校教练性侵案中,受害人妈妈在微博发文,反省自己对儿子遭受性侵的忽视。
  
  作家李枫也在微博曝光中说,他咨询过律师,中国法律里,同性性侵犯基本是空白。
  
  有律师在采访中表示,目前我国男性遭遇性侵只能认定为猥亵或故意伤害,不能认定为强奸。刑法修正案(九)将“强制猥亵妇女”修改为“强制猥亵他人”,使得男性遭受猥亵时同样有法可依。但强奸罪的受害对象限于女性,并不包括男性。
  
  而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猥亵他人的,最高可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即便因为侵害人采用强制性行为构成了强制猥亵罪,按照《刑法》的规定,也只能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有恶劣情节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与强奸罪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量刑还是有较大差距的。
  
  ●观点
  
  男性性自由也需保护

  
  在我国,相较于侵犯女性,侵犯男性的违法成本更低。男受害人的发声让人们清醒认识到男性受到侵害时也是弱势群体,他们也会痛苦、会恐惧、会流泪、也需要被保护。
  
  有评论指出,从法律公平性而言,男女平等就意味着男女有同样的性自由,在立法的保护层面上就应该把男女放在同一层次上讨论。针对性暴力领域的犯罪,应将犯罪主体规定为“人”,而不限性别。
  
  据了解,瑞典、芬兰、挪威、丹麦等国的刑法典在规定强奸罪及其他侵犯型性暴力犯罪时,都将“被害人”表述为“他人”。我国香港、澳门地区,对于非礼、鸡奸等行为,也没有限定犯罪人和被害人的性别。
  
  北京市房山区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助理、法律博士张鑫表示,对于男性遭遇性侵的法律保护正在逐步完善,将男性纳入强奸罪的受害对象范围是立法趋势。
  
  男性一旦碰到被同性性侵的情况该怎么办?律师建议:第一要果断拒绝,并大声呼救;第二要及时报案,固定证据;第三,有条件可以录音,事后及时拍照,留下证据。该律师表示,遭受性侵害的受害者除了可以要求追究侵害者的刑事责任外,还可以单独或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方式向侵害者主张损害赔偿,如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以及精神抚慰金。 本报综合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