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气滥用成法外之地?

  
2017-07-14 13:07:40
    
分享到:

  笑气滥用成法外之地?
  
  专家呼吁尽快明确其性质立法管控


  本报记者蒋京洲徐毓蔚
  
  7月10日,据《都市快报》报道,或因工作压力大,浙江宁波一名20多岁的海归姑娘2个月内吸食了2000多支笑气,导致突发四肢瘫痪。
  
  在此前的6月30日,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文中主人公自述因吸食笑气导致身体机能全面紊乱,仅能依靠轮椅移动。
  
  笑气,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成瘾、致残等事件曝光,让它备受公众关注。
  
  目前无法确切统计多少人受到笑气的危害,但几个细节足以显示这个群体的庞大——近百留学生在网上留言称曾吸食笑气,有人至今仍瘫痪在床;在国内,许多医院都曾接诊笑气中毒患者;有戒毒研究专家发现,国内甚至有高中生在吸食笑气。
  
  更严峻的现实是,笑气目前在国内外并未受到严格管制,多样且容易的获得渠道和简易的吸食方式更助长了笑气的滥用。随着越来越多因滥用而成瘾甚至致残的事件发生,更多的观点倾向于将笑气和毒品联系在一起。然而,笑气并未被列入法定的新型毒品,无论在制度还是市场上,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
  
  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法学、医学等方面的专家。他们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即使是按照现行法律法规,笑气的使用都并非处于法外之地。同时,笑气滥用对个体和社会的危害显而易见,应尽快明确其性质,通过立法进行有效管控。
  
  滥用?成瘾?
  
  笑气原为麻醉剂滥用日趋严重
  
  曾经在新西兰有过留学经历的贾某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吸食过笑气。“先打到气球里,然后把气球的气口放到嘴里,把气体压进去,感觉吸入后神清气爽。”贾某说。
  
  记者采访了5名曾在美国、新西兰、英国等地留学的市民,其中有3人对记者表示自己或身边朋友有过吸食笑气的经历。“事实上,像这样直接吸食高浓度的笑气对身体伤害是十分巨大的。”四川锦欣妇女儿童医院麻醉科主任唐勇说,笑气主要成分是一氧化二氮,无色味甜,吸食后可获得短暂镇定和麻醉效果。长期吸食可能导致高血压、晕厥、贫血甚至中枢神经系统损害,超量摄入可致死。
  
  唐勇告诉记者,笑气曾经作为麻醉剂在临床上使用,近年来因全麻效果较差,已经不再用于麻醉,转而多用于镇定、镇痛方面。
  
  易产生心理依赖切莫好奇尝试
  
  笑气到底具不具有成瘾性?唐虎说,目前没有明确的研究显示其生理上的成瘾性,综合现有案例,心理上的依赖性肯定存在。在唐虎看来,非医学上的物质滥用,都有可能产生严重的心理依赖,当然,危害必会接踵而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年轻人去尝试笑气呢?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胡光伟将其归结为两大原因:“年轻人对新东西都有好奇心,他们在不知道危害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就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去尝试;还有一种就是对自制力的盲目自信,认为试一次不会有问题。”“因为心情抑郁、压力大去吸食都是借口,这些都不能成为吸食的理由。”在这一点上,胡光伟态度很坚决:“解决压力、心情不好的办法有很多,向朋友倾诉、转移注意力等等,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个方法呢?这是不可取的。”
  
  毒品?管控?
  
  未列入毒品目录 尚未有效管控
  
  如果已经吸食笑气且产生依赖,是否可以比照吸毒人员管控呢?一名戒毒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戒毒部门并不能对吸食笑气成瘾的人员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要实行强制戒毒,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个是吸食毒品,一个是成瘾。而笑气目前并不属于毒品。”他坦言,“我到现在为止还没听说过任何收治笑气成瘾的。”
  
  而一名派出所民警也表示,“我们挡获的大都是吸食冰毒、海洛因的。吸笑气的很少,就算遇到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唐勇告诉记者,笑气并未列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因此并不能算作毒品,吸食笑气可能连药物滥用都算不上。目前,对笑气进行管制的规定,仅因其作为众多具有燃烧、助燃,且对人体具有危害的化学品中的一种,而被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除临床医用外,笑气目前还广泛应用于食品生产、汽车养护等领域,用作奶油的发泡剂或汽车引擎助燃剂。
  
  不能被随意买卖 或可构成犯罪
  
  “首先,我们需要对笑气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正确使用很重要。”四川瀛领律师事务所主任曾文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笑气在客观上具有一定的医疗作用,而当下笑气造成的人身损害,大多都是由于错误的使用方法和大剂量的滥用。”
  
  那么,在现行法律框架内,买卖和吸食笑气是否就是法外之地呢?曾文忠认为并非如此。他告诉记者,在明知吸食笑气会给人体带来损害的情况下,售卖笑气予以人吸食导致他人受到伤害,可以构成民事侵权为由要求赔偿。对于明知购买者用于吸食,依旧予以售卖者,可以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如造成严重后果——致人死亡,则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对于笑气的现实危害和监管空白带来的执法尴尬,曾文忠表示,相关部门包括化学、技术、立法等部门应该迅速反应,对笑气的成分、后果、危害进行分析界定,明确是不是应该列入到毒品目录进行管制。
  
  应当明确其性质 立法严格监管
  
  “笑气属不属于毒品,要根据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来确定。”胡光伟说道,“现在这个东西出现了,如果从医学、化学等角度明确了它不能吸食,但是法律法规又没有明确规定,那么我们的管理就滞后了。”
  
  对此,四川大学教授韩旭表达了相同的看法。“立法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韩旭说道,“笑气这样一个新型事物的出现,需要进行专家论证和研究来界定它是不是达到了毒品的程度。给它定性是问题的关键。”
  
  韩旭认为,法不禁止即可为,所以对笑气的药性等方面进行研究评估,予以法律上的明确很重要。要对笑气进行管控,不止是它的社会危害性,还有它的违法性。如果在现实中笑气易泛滥,而且确实有毒品一样的效果,则应该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管制。
  
  唐虎认为,如果经过论证笑气具有成瘾性、危害性和耐受性,那么将其纳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进行管制是比较可行的。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