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法官咋苦口婆心促成离婚?

  
2020-01-21 10:30:26
    

“妈,虽然我和小胡离婚了,但我会经常回家看望你们和孩子。您要是愿意,我给您当干女儿,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难,我一定尽力帮衬。”和胡某离婚后,余某对曾经的婆婆许下承诺。丈夫受伤瘫痪

事情得从8年前说起。胡某和余某于2007年结婚生育一子,婚后安居乐业、互敬互爱。2012年初的一场意外让这个幸福之家坠入深渊,胡某在修理挖机时腰部受伤,下肢高位瘫痪,丧失自理能力,而此时妻子余某二胎刚怀孕2个多月。胡某受伤入院后,余某悉心照料。出院后胡某回农村老家休养,次子也如期出生,余某除抚育两个孩子外还要照看瘫痪在床的丈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她肩上。与此同时,胡某难以承受突如其来的变故,觉得自己成了累赘,脾气变得古怪。

此后,余某和胡某多次协商离婚事宜,胡某因丧失劳动能力,担心离婚后子女无人照顾,不同意离婚。余某于2017年和2018年两次向富顺县法院起诉离婚均被判决不准予离婚。2019年11月,余某再次提起离婚诉讼。案件由富顺县法院未成年人与家事审判庭具有丰富经验的曹法官办理。曹法官反复研究之前的卷宗和庭审笔录,并多次与双方当事人沟通,但均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最终开庭审理。法官上门劝离

庭审中,女方坚称感情已破裂无和好可能,男方则担心离婚后没有依靠始终不愿放手。法官根据《婚姻法》中离婚时对生活困难一方予以经济补助的有关规定,提出由余某支付胡某一定的经济帮助费。

庭审后,法官两次到胡某家中现场调解,既讲好聚好散的“大道理”,也打出为孩子考虑的“感情牌”,从情理法理上分别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余某同意给付胡某困难帮助款15万元,两子随胡某生活,余某每月支付生活费,双方自愿离婚。

伍国丽 谢方伟 记者 郭建民

◎法官说法

本案中胡某的意外受伤是家庭难以承受之重,顶梁柱的缺失使家庭陷入极端困境,胡某的余生大概率将在床上度过,对身心都是严峻考验。对余某的处境,亦感同身受。余某在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支付巨额帮扶费,胡某和母亲深受触动,婚姻虽不存,亲情应犹在。

 四川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