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假”也是一种管理创新

  
2019-01-22 10:06:01
    
分享到:

  林上军

  124名教师中,单身的教师约有49名,学校工会设立了“恋爱假”:每个月,在没有排课且不影响教学工作的前提下,符合条件的老师可申请两次“恋爱假”。杭州市丁兰实验中学因此成为“网红”。

  由于工作纪律要求,除了那些确实需要频繁外出或不是坐班制的工种,一般单位均有严格的休假请假制度,并且不是万不得已,员工们也不可能屡屡请假。丁兰实验中学能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推出“恋爱假”,这种创新值得鼓励。

  有了“恋爱假”,并不意味着所有员工的个人问题的解决立竿见影,但至少反映出学校的一种细微的人文关怀、真诚的情感体贴。休假,休什么假,如何休假,不单是促进消费的问题,而且首先应该是一个人文关怀问题。或许,这两个半天假有的不一定用在恋爱方面,但给这些员工多一些自由支配的时间,对于他们早日解决个人问题大有裨益;何况教师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在业余时间往往还在工作,所以,“恋爱假”也仅仅是一种名义上的额外补充。

  在此,笔者无意大力倡导“恋爱假”,倒是点赞该校的实事求是的管理创新思维,能根据本单位的实际情况,灵活调配员工们的自由活动时间、空间,如该校针对有小孩的老师设立“亲子假”等等。不是很呆板的执行一种休假模式,能看得到员工业余时间的辛勤付出,能体恤员工的个人生活问题,如此操作既增强员工的幸福感、自豪感,又激发大家的积极性、归属感。

  在有条件地区探索实施“2.5天小长假”,这项自2015年就曾被国务院鼓励的作息模式,至今仍没大面积推广,估计是许多地方政府觉得各单位工作确实需要更多的工作时间,况且,在一些地方,现有的年休假执行均还不是非常到位,所以就觉得再增加半天真没必要。

 四川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