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修复危机婚姻——我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观察(二)

  
2018-06-01 09:34:46
    
分享到:

诊断修复危机婚姻

——我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观察(二)

宜宾县法院推出婚姻家庭的考试卷(宜宾县法院供图)

  曾晶菁本报记者曾燕

  启动离婚冷静期程序,发出离婚冷静期通知书;让起诉离婚的原被告答一张婚姻家庭考试卷……在家事审判法官们眼中,显然并不意味着工作的结束。当事人状态怎样、家庭情况如何等种种问题,如何诊断、修复和治疗危机婚姻,仍然牵动着他们的心神。

  我省家事审判改革试点一年半来,各地法院推出的离婚冷静期等新“招数”取得良好效果的背后,实际上是一整套家事审判操作流程和工作制度,以及各个层面的延伸服务在联动发挥作用。

  更加专业更加有章可循

  今年2月初,47岁的王伟(化名)到安岳县法院递交了一纸离婚诉状,称妻子有了婚外情,双方感情破裂。承办此案的安岳县法院法官李红婷回忆,当时两口子闹得很凶,连正在读初中的小儿子也赞成他俩离婚。

  第三者、分居、家庭破裂……这是否就是死亡婚姻?李红婷在仔细倾听两口子相互“指控”后,发现了背后的问题:夫妻双方不擅且严重缺乏沟通交流,妻子长期外出打工,丈夫很可能产生误会。李红婷认为,这桩婚姻还没到非离不可的地步。“这其实是一桩非常典型的危机婚姻。”李红婷告诉记者。作出初步“诊断”后,法官认为双方感情尚未完全破裂,属于冲动型离婚,且在短期内应该可以调和。在征求双方同意后,法院于2月底启动离婚冷静期程序,发出离婚冷静期通知书,给了他俩半个月冷静期。

  接下来的15天,法官没有闲着:为了给赌气的两口子做思想疏通工作,组织调解了4次。“为儿女成长考虑,我自愿申请撤诉。”3月13日,王伟主动撤诉,愿意与妻子和好。

  此时,距安岳县法院在全国发出第一封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刚好一年时间。经过一年的试点,该院适用离婚冷静期的条件和程序更加规范。该院研究出台了共有四章二十二条的《关于离婚案件冷静期设置的操作规范(试行)》,对离婚冷静期设置的适用及不适用情形、期限及次数、启动主体、适用程序、设置流程、法官职权干预、终止情形及审限处理等作了详细规定。同时,几经修改,形成了更符合法律文书要求的新版离婚冷静期通知书。

  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并非随意发放。安岳县法院院长李一兵介绍,“离婚冷静期,作为家事案件审理方式改革中的一种探索,以救治和修复危机婚姻为重点。”“诊断”婚姻状况,是确定是否适用离婚冷静期的第一步。李一兵解释说,通过查看婚姻基础、判断婚后感情、分析离婚原因、鉴别感情现状,最终判断当事人发生离婚纠纷的矛盾激烈程度,双方是否有和好的愿望和行为等,从而初步判定婚姻状况。“经审查、审理,发现具有属于规定情形之一的,可适用离婚冷静期。”李一兵说,结合不同情况,法官可适时在立案调解、庭前调解、庭审休庭后宣判前的各阶段制发《离婚冷静期通知书》,让危机婚姻进入“治疗期”。但如冷静期内,双方出现家庭暴力、虐待、遗弃等情形,法院可终止离婚冷静期。

  更加注重调解和延伸服务

  发了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做了婚姻家庭考试卷,未必都能收到皆大欢喜的结果。但这项制度,结合调解等多种手段,让许多闹得不可开交的夫妻“有话好好说”。“法院发出一纸通知,并不意味着‘静静就能解决问题’。”李红婷说,冷静期内,法官需以期内婚姻关系不恶化为原则,以婚姻情感修复为目标进行婚姻治疗,调解就是主要手段之一,但这与一般离婚案件中法院针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的调解不同。同时,家事调查、婚姻状况评估、心理辅导干预、财产申报、案后回访等也是主要手段。

  在去年1月受理的一起夫妻双方上诉发回重审案件中,一对年轻夫妻因财产、双方父母纠纷等原因积怨甚深。在一个半月的离婚冷静期后,虽然还是以判决离婚收场,但双方在冷静期里有了好好谈谈的机会,矛盾得到缓和。离婚后,双方都致电法官表示感谢,并已就探望子女等事项“好话好说”。“仅以安岳县法院为例,年均受理离婚案件多达1000件。”安岳县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庭长蒋新儒说,夫妻离婚后的单亲家庭对子女的成长、教育存在不良影响的,也可适当用离婚冷静期予以适度干预。挽救一段婚姻的背后,其实是对未成年人、妇女和老人权益的保护。“未成年人犯罪、老人赡养等一系列问题,可能都源自一段失败婚姻。”蒋新儒说。

  宜宾县法院的婚姻家庭考试卷也在不断完善。该院邀请县妇联、司法局、工会等部门共同探讨,将考卷细分为了“一般卷”“夕阳卷”“再婚卷”,分别适用于一般离婚案件、原被告均为60周岁以上离婚案件、具有再婚情形的离婚案件,让承办法官准确地把握离婚纠纷症结,辅助其作出判决。同时,和心理专家、法学教授共同研究,出题设计与要素式审判相结合,总结出了婚姻家庭关系中包含结婚时间、婚姻状况等审判要素,法官在审理中对双方无争议的事实予以归纳,对矛盾症结进行化解,是对离婚纠纷要素式审判的一种有益探索。可以说,婚姻家庭考试卷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法官了解夫妻的婚姻状况、感情基础,同时听到夫妻最真实的声音,避免冲动离婚、草率离婚,尽可能地挽救一个尚未破裂的家庭,或是果断地解除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如果双方冲突激烈,还可以做这份试卷吗?对此,宜宾县法院观音法庭法官王士雨认为,“也可以推行。刚好可以看出双方矛盾到底有多大,症结在哪里。”但他也承认试卷不是万能的,“总之尽量让双方先冷静,坐下来谈”。

  在近日王士雨办的一起离婚案件中,考卷虽然没有让一对88后小夫妻和好,但两人认识到了感情问题在哪里,最终友好协商后调解离婚。这对夫妻初中就恋爱,但婚后却因各种原因争吵不断。2017年,双方分居互不联系。王士雨在征得双方同意后,拿出升级版的考卷让两人答题。双方都只答了很少一部分填空题和选择题,简述题和陈述题只写了“无”。问其原因,主要是双方谈恋爱时关心关注的都是对方,对双方父母、家庭了解、关心不够,婚后没有转变这一观念。随后,王士雨以考卷中反映出来的问题为基础,组织双方调解。最后,两人对涉及离婚的具体内容进行友好协商后调解离婚。

  省高院民庭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省法院在家事审判改革中,结合当地实际进行大胆的尝试与创新。部分法院建立相应的审判机构,推出如离婚冷静期、婚姻家庭考试卷等,审判中引入心理干预等做法都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和作用。这些做法在消除当事人之间的对抗情绪、恢复感情、减少对妇女儿童心理伤害、实现和谐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同时,让家事审判不再仅仅停留在解决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权等问题上。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下一步,省高院将总结我省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好的经验与做法并进行推广,为诊断、修复和治疗危机婚姻,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贡献更多有益经验。(本报记者赵文、吴显云、李丹对本文亦有贡献)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