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冲动离婚按下暂停键——我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观察(一)

  
2018-05-31 10:28:23
    
分享到:

为冲动离婚按下暂停键

——我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观察(一)

安岳县法院发出的第一封离婚冷静通知书(安岳县法院供图)
 

  曾晶菁本报记者曾燕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承载着子女抚养、老人赡养以及道德人伦情感等重要的社会功能。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家事案件审判的重要性、特殊性日益显现。2016年6月1日,最高法明确将“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纳入家事审判改革,省高院于2017年1月1日在我省27个法院或人民法庭开展为期两年的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各地基层法院摸索出了离婚冷静期、婚姻家庭考试卷等“治愈家庭”的柔性司法举措。

  家事审判方式改革试点运行一年半,这些探索效果如何?改革过程中又有哪些困惑?3月以来,四川法制报记者深入成都、资阳、宜宾、广元等地试点法院进行了调查采访。今日起推出三期我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观察报道。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家和万事兴’是人们对婚姻家庭生活的共同愿望和美好憧憬,奉劝你们静下心来……珍惜身边人,彼此尊重与信任,勿轻言放弃婚姻和家庭,共同缔造美好未来!”

  这些温情款款的话语,出自安岳县法院制作的“离婚冷静期通知书”。今年2月底,到法院起诉离婚的47岁男子王伟收到了这样一份通知书。半个月冷静期后,王伟撤诉,承认离婚乃一时冲动,希望与妻子继续携手婚姻。

  而在宜宾县法院观音人民法庭,离婚诉讼的原被告要做一张特殊的考卷——“婚姻家庭考试卷”。一对闹得不可开交的80后夫妻在做考卷的同时,有机会重新审视婚姻。提起离婚的女方态度趋于冷静,不再坚持离婚。

  因冲动而提出离婚,在冷静思考后愿意和好。这两对夫妻正是我省法院探索离婚冷静期制度、婚姻家庭考试卷等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受益者。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尤其是2016年6月1日最高法推进家事审判改革以来,家事审判的重要性、专业性和复杂性日益显现。有数据表明,婚姻家庭抚养继承纠纷等家事案件近年来持续上升,成为民事审判的第二大类案件,其中离婚案件占比很高。家事案件不能“一判了之”,一些“治愈家庭”的柔性司法举措出现并发挥作用。

  冷静期避免冲动离婚

  去年3月,因带小孩等琐事发生家庭纠纷,一女子向安岳县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夫妻均为85后,考虑到可能是出于冲动,安岳县法院3月8日发出了“离婚冷静期通知书”,让双方回家“冷静”3个月。6月7日,冷静期满,经法院调解,女方撤诉。6月14日,这对夫妻拿到了申请撤诉的裁定书。

  男方告诉记者:“冷静期内,我们进行了沟通。我们想到了孩子的抚养,仔细想了到底谁对谁错,错在哪里。”“夫妻感情现状系是否冲动离婚的关键所在,而冷静期对缓和双方矛盾能起到一定作用。”承办法官李红婷告诉记者,他们在家事案件审理中发现,冲动型离婚不在少数,到头来错失幸福,令人惋惜。

  受冲动型离婚夫妻留下遗憾的启发,安岳县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去年初就开始构思:“能否用一种法律文书让冲动型离婚‘刹一脚’,给起诉离婚夫妻一段缓冲时间,在缓和双方矛盾后再作决定?”

  离婚冷静期制度于去年3月8日首次运用于离婚案件。这项制度是指夫妻离婚时,由政府或法院强制将未来一定时间作为冷静期而暂停进行离婚登记或离婚诉讼的制度。其间,由夫妻双方自行冷静考虑或由政府、法院安排双方进行婚恋辅导。

  事实上,离婚冷静期并非一个新鲜概念。2015年12月,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在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曾提到“冷静期”概念。他指出,经当事人同意可以设置一定的冷静期,防止冲动离婚。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也在2016年5月的一次公开讲话中提出,在离婚案件审理中,可以尝试离婚冷静期做法,减少冲动型离婚,维护婚姻关系稳定。

  作为全国第一封离婚冷静期通知书,这封通知书面世后反响很大。“我们当时做了一个统计,70%以上的人持赞成意见。”安岳县法院院长李一兵说,这再次唤起社会大众对冲动型离婚的高度关注、担忧及对80后闪婚闪离现状的唏嘘。不少人认为,离婚冷静期制度如能减少冲动离婚,也是为维护婚姻关系、家庭稳定做了一件好事。“根据法院统计,通知书发出后,多数夫妻都是接受的;有部分被告在与法官谈话也主动申请了离婚冷静通知书。”李一兵介绍。记者注意到,迄今为止,在安岳县法院发出12封离婚冷静通知书后,有7对夫妻调解撤诉,两对夫妻调解和好,挽救濒临破碎家庭成功率达到75%以上。“这种措施比较符合中国传统思想,闹离婚夫妻的父母也比较支持。”安岳县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庭长蒋新儒说。

  作为家事审判的一项工作创新,过去一年半,离婚冷静期制度越来越多地被我省法院应用。如彭州市法院、资中县法院,该制度在家事案件审理中收到良好效果。

  考卷一窥婚姻真实情况

  无独有偶,宜宾县法院也在家事审判中有新探索。去年9月14日,一份命题人是主审法官,答题人是育有一对子

  女的80后夫妻的婚姻家庭考试卷在该院观音法庭出现。

  这份考卷分为填空题、简述题和陈述题等题型,既有结婚纪念日、配偶和孩子生日、孩子最喜欢的零食、谈了多久的恋爱、家务事是怎么分工等客观题,也有陈述对婚姻和家庭现在想法等主观题,满分为100分。

  做完考卷后,之前坚决要离的女方态度趋于冷静,不再坚持离婚。男方则在反省,“是我做得太差了,以后一定改”。

  后来夫妻双方交换打分,在主审法官王士雨意料中,两人分值都在80分以上。通过考卷,王士雨也认为找到了症结:“男的爱赌,有时会骂女方,还缺乏家庭责任感,但不是原则性的。从分数也能看出来,两人的感情基础还是有,还有挽回余地。”

  婚姻家庭考试卷的构思,王士雨一直就有。观音法庭每年有一半案件是家事案件。面对离婚案件,如果单从原被告举证的证据来获取信息,往往有一定片面性,王士雨出题的初衷就是希望了解婚姻的真实情况。“60分以上初步表明有挽回余地,60分以下可以初步认定婚姻关系岌岌可危。”王士雨说。

  推行至今,婚姻家庭考试卷已使用70余次,得到了当事人的接受和肯定。今年,升级版婚姻家庭考试卷会在宜宾全市法院推广使用。

  与此同时,广元市朝天区法院也创新出类似做法——“离婚23问”,通过回答问卷,提醒当事人组建家庭不易,要慎重考虑离婚问题。

  无论是离婚冷静期,还是婚姻家庭考试卷,抑或是离婚23问,我省各地法院在家事审判改革中的探索目标指向均是既要审“法结”,也要化“心结”。(本报记者吴显云、李丹对本文亦有贡献)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