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获嫌疑人之后……

  
2017-05-05 09:49:00
    
分享到:

 4月26日,重庆潼南县花岩镇的工作人员来到遂宁,从广德派出所将杨阿婆及其孙子接走

  苟熙海 本报记者 蒋京洲 罗孝伟 文/图

  4月26日,一辆来自重庆潼南区花岩镇的汽车从遂宁市缓缓驶出。遂宁市经开区广德派出所的民警为车上的杨阿婆和她的孙子小吴送行。

  8天之前,广德派出所的民警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吴某,在审讯中,民警得知吴某家中还有一个75岁的母亲和5岁的儿子无人照看。核实了这一情况之后,派出所民警一边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照顾祖孙的起居,同时联系阿婆的另外两个儿子,但他们均表示无法回来照顾老人。

  4月25日,经过沟通,杨阿婆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潼南区花岩镇政府表示愿意将杨阿婆接回老家,并由当地政府安排生活。4月26日临走前,花岩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政府将尽力帮助解决其困难,然后帮助联系其两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他们务必回来赡养老人,如若劝解无效考虑代为其依法起诉。

  小偷被抓 却说家有老小

  4月19日凌晨3时,一阵嘈杂声打破了宁静。两男子被几名工人模样的人,扭送到了遂宁市经开区广德派出所。

  经派出所民警审讯,被扭送的男子吴某和周某系在经开区一处建筑工地上偷窃车辆电瓶,被工人抓住后送到派出所。

  办案民警邹锐回忆,当时吴某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拒不交代,随后又突然说自己胸口疼,还吐了血。民警见状随即拨打了120,将吴某送到医院。经检查,除患有糖尿病外,吴某身体并无大碍,吐血只是他将口腔内壁咬破制造的假象,意图借此逃避惩罚。

  给吴某打了一针胰岛素后,民警将吴某带回派出所继续审讯。凌晨5时,无计可施的吴某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并称自己家里还有一老一小无人照看,希望民警能够“放自己一马,回去照顾老小”。

  邹锐告诉他,只要如实供述罪行,派出所可以根据情况帮助他申请取保候审,回去照顾家人。随后,邹锐将这一情况上报给派出所所长冉顺兵。

  警民同力 照顾日常起居

  冉顺兵了解情况后,于4月19日下午派办案民警到吴某所租住的遂宁市经开区开东社区核实情况。

  邹锐回忆,到达吴某家中后,确实发现有一老一小在家。老人杨阿婆70多岁,眼睛不太好使,走路必须依靠木棍。小孩5岁,看起来面黄肌瘦,有些营养不良。杨阿婆口齿有些含混不清地对邹锐说,“我眼睛看不清楚,平时都是我儿子照顾。现在他不在了,我连东西都煮不了。”

  与此同时,冉顺兵在所里翻阅案件资料时发现,吴某是重庆潼南人,此前曾涉嫌多起盗窃案件,有诸多前科。显然,吴某的条件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要求。

  一边是有老有小的实际问题,一边是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二者该如何权衡?冉顺兵陷入了沉思。

  4月20日,冉顺兵联系了杨阿婆所在社区的户籍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请求先由社区代为照顾老人。空余时间里,广德派出所的办案、值班民警也前去照顾老人,并带了一些速冻饺子和汤圆等速食,方便老人食用。

  采访中,富源街道办劳保民政事务办主任张平告诉记者,街道方面专门为此派遣了一名网格员和居委会负责人照顾老人和小孩的日常生活。他向记者证实,老人在生活方面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因为无人照顾老人,老人曾经外出摔倒在地,送到医院救治;也曾发生过多次因为燃气使用不善,差点引发火灾的事故。

  两儿拒养 政府伸出援手

  长此以往,终归不是办法。民警了解到,除吴某外,杨阿婆还有两个儿子在外地打工。二儿子称自己在广东打工,“没挣到钱,没有路费回来。”大儿子干脆直接告诉民警,自己在新疆打工,路途遥远不愿意回来。

  由于婆孙二人均无自我生活能力,根据规定,暂住地不能对其进行长期救助。无奈,广德派出所与杨阿婆户籍地潼南县花岩镇派出所及当地政府取得联系。征得杨阿婆同意后,4月25日,婆孙二人与广德派出所民警、民政和社区工作人员一道踏上了回家路。花岩镇政府表示将妥善安置婆孙二人。“你们刚送走的杨阿婆怎么又给送回来了啊?怎么回事?”让民警没想到的是,刚过1个半小时,社区工作人员给派出所打来电话,杨阿婆及其孙子又被送回遂宁。

  经询问,杨阿婆解释道,她想到遂宁房租还有6个月才到期,孙儿又在遂宁上幼儿园,出租屋里还有民警送的汤圆饺子没吃完,所以就向花岩镇当地政府表示要回遂宁来。

  广德派出所立即将该情况与经开区公安分局领导和潼南县委办值班室进行了汇报,潼南县委办表示将联系花岩镇政府将其接回安置。

  终踏归途 考虑起诉两儿

  4月26日中午,花岩镇副镇长张华带着村支书等工作人员来到了广德派出所。

  花岩镇派出所王警官告诉记者,婆孙俩之所以被送回来,是征求了杨阿婆意见,问她本人愿意在哪里生活,杨阿婆表示要回遂宁,后来才安排人送她回来。

  据前来接送的村支书黄永清介绍,杨阿婆原家住重庆潼南花岩镇花岩村,杨阿婆与前夫吴某生有三个儿子,在杨阿婆50岁左右,前夫打谷子时不小心跌入堰塘去世了,后来杨阿婆远嫁到了遂宁,就少有与三个儿子来往联系。杨阿婆再婚后就一直在外租房住,一住就是20多年。

  去年,杨阿婆的丈夫也去世了,此后杨阿婆领取了一笔抚恤金,其前夫的女儿也给了她一笔扶养金,让她得以继续在外租住。小儿子吴某听说其母亲有一笔抚恤金,就带着5岁的儿子从花岩镇搬来遂宁和其母亲一块居住,顺便照顾母亲。可是这个小儿子患有糖尿病,每月打胰岛素就得花几百元,家里低保根本不够花销,还在外和社会人士瞎混盗窃,之前在花岩镇盗窃也被拘留过。

  经过最终协商,杨阿婆考虑到自己在遂宁已经举目无亲,倒不如回到熟悉的乡里生活,便一口承应下了回花岩镇。临走时,副镇长张华向记者表示,政府已经给她安排好住处。之后打算把她80多岁的大哥也接来相互照应,孙子小吴就近安排幼儿园就读。

  至于两个在外打工的儿子,张华表示,政府将尽力联系,请他们回来赡养老人,如若劝解无效,将考虑代为其起诉。

 四川法制报

四川法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4343号 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70号四川日报报业集团16楼四川法制报社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28-86966216(新闻爆料) 86966228(报纸发行) 86966225(广告/公告) 86966204(总编室) 86966236(新媒体中心) 邮编:610000